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故事

深圳民工街舞团两团长要分家不为钱而为发展

发布时间:2019-07-16 06:53:54

深圳民工街舞团两团长要分家 不为钱而为发展方向

街舞团《咱们工人有力量》是根据《快乐的建筑工》改编的  民工街舞团两团长要分家  深圳宝安万福民工街舞团“内讧”起于“红了”之后,原因不是为了钱,而是街舞团的发展方向  深圳宝安万福民工街舞团表演的舞蹈《咱们工人有力量》在今年的春节晚会上大放异彩,万福民工街舞团因此一夜成名,25名队员的深圳户口也获解决。正当大家为这群年轻人取得的成绩高兴时,本月9日的一篇微博却揭露了万福街舞团的内部矛盾。  12上午,在民工街舞团的官方微博中看到,深圳民工街舞团郑重申明:原民工街舞团队长周生财已退出队伍,以后民工街舞团跟他不再有任何关系,但此人仍自称是民工街舞团队长,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而影响队伍,深圳民工街舞团只有一个团长就是郑健峰。微博的后面还附带一张周生财的喜剧照,照片上的附着文字内容,对周生财有明显贬低、诋毁之意。当天下午,在福永文化艺术中心3楼见到了周生财,经其证实,该官方站系另一团长郑健峰所注册。  1  周生财:红了之后两人起分歧  据周生财讲述,万福街舞团当初由三人组建,他与另一团长郑健峰都在其中,后得到街道的帮助,经常外出表演、比赛。2009年,郑健峰受任队长,周生财则被街道文化站任命为团长,负责一切涉外、涉内团务。今年春晚后归来,周生财在印名片时考虑到郑健峰平时带队接触外界机会多,就为其印上“团长”。  周生财认为,万福民工街舞团内部的矛盾不在钱上,而是在对未来发展的方向上,民工街舞团的灵魂是因为他们来自民工,应该以公益为主,发展草根阶层的文化生活,而郑健峰则想把队伍带到商业运作中去。  矛盾产生后,郑健峰带着18名队员经常外出演出,周生财则带着几名后来加入的被队员们称为“二线”的队员留守,一方面进入企业免费开展劳务工街舞培训班,一方面以低价招收部分学街舞的孩子,维持基本的生活开支。“目前,队员们的对外表演活动我均不知情,有时候一些公益活动要表演,我才知道大家没时间参加。”  有一次街道团委通知大家去某学校搞公益活动,后来郑健峰竟打过去要演出费用,这让街道和周生财很被动。终,还是在周生财的协调下,表演顺利进行。  2  郑健峰:没了“民工”牌子也没关系  对微博申明,郑健峰称,他是在官方微博转发的,是谁首发他不清楚。他个人认为,这是队员们的呼声,并要求采访每一名队员。  对于目前街舞团的商业运作,郑健峰并不避讳。郑健峰一再表示,大家很愿意去工厂参与公益活动,但现在公益活动越来越少,主要是一些大运会活动。  郑健峰认为,周生财对团内事务管理懒散,对队员们的舞蹈排练把关不严格,有意想换掉原来的一线队员。二人的矛盾已不是什么秘密,身边的朋友们都知道。“快乐地跳舞,快乐地生活就行了”。脱离民工二字,还能叫民工街舞团?对于这个问题,郑健峰片刻沉思后表示,如果有一天民工街舞团的牌子不能用了,没关系,能跳舞就行,有实力一样可以东山再起。  3  队员:郑健峰带领我们活得更好  13日上午,再次前往福永街道办文化站,见到了万福街舞团队员杨威洋,提到两个团长的矛盾,杨威洋表示完全知情。  “周生财在万福街舞团红起来后开始就变了,不再像以前了,对队员的疾苦也不理会。”杨威洋对说,自从红了以后,队员的外界表演越来越多,大家的收入比以前好,赚得多,活得好。正是因为郑健峰带给大家的好日子,所以他提议拿出剩余团费去开办培训班,得到了所有的一线队员的赞同。脱离了“民工”二字,民工街舞团灵魂在那里?对此杨威洋心里很清楚:“有实力就不怕,实力说明一切。”  4  街道:没有必要太关注这个群体  据福永文化体育中心主任罗建民介绍,万福民工街舞团是在相关部门登记的民间非营利性团体。对于万福民工街舞团的内部矛盾,罗建民认为,媒体也好,政府部门也好,没有必要太过关注这个群体,应该让他们回归属于自己的生活、工作。他认为,民工街舞团脱离了民工,就不是民工街舞了。  罗建民表示,街道有文艺作品创作奖励机制,而且街道文体中心有自己的编导和人才,创作和发掘劳务工文艺人才的工作还在继续。  5  未来:两个团长各奔东西信心足  周生财表示,许多外部活动没有经过他,每次在他答应了活动主办方后才发现,队员不齐不能演出。而郑健峰则称,每次活动都会留一部分队员进行排练,可都是被取消。  说到未来发展,郑健峰信心十足,“我希望带着大家登上更高的舞台。”周生财则坚定地说,如果郑健峰将一线队员全部带走,不再是草根、民工,那他将扛着万福民工街舞团的旗子继续前进,“我在,民工街舞团还在,再找志同道合的人继续走下去”。(王志钰)

贵州好的治癫痫医院
拉萨的性病治疗医院
武汉治癫痫病
儿童小便出现异味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