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健康

华文小说班吉尼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46:54

每到傍晚时分,小村上空便飘扬起一阵阵悠扬的琴声。那琴声或急促,或和缓;或低沉,或高昂。象万马奔腾,象龙吟虎啸,象流水潺潺,象和风细雨。  一曲曲犹如述说着古老的传说。  这时,小村便象喝了陈年老窖,沉醉于这美妙的琴声之中。即便是那嗷嗷待哺的婴儿也会被这迷人的琴声吸引住,他们停了哭声,停了吃奶,静静地品味。  老人们呢,更是精神振奋,群情激昂,但不慌不忙,端着小酒盅,哼着小曲儿,眯起双眼,随着那琴声左右摆动身体,竟忘了喝酒吃饭。这会儿,可乐坏了掉了乳牙的孙儿们,他们手指爷爷、奶奶们,止不住咯咯直乐。一旁忙坏了刚从地里干活回来的姑娘小伙子们,他们忙三火四,扒拉两三口饭就拎起地当腰儿的小板凳寻着那飘动的琴声,占“窝儿子”去了。  大约一刻种后,琴声突然一顿,于是万马奔腾没有了,龙吟虎啸没有了,流水潺潺没有了,和风细雨没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喊场子的道尔基站在村头那棵百年老榆树下的土台子上,双手拢成喇叭状放到嘴边高声喊道:“乡亲们,快来听班吉尼玛说书了——”  小村的人们就象听到了皇上的圣旨一样,立刻沸腾了。  人们陆陆续续地来到老榆树下,自顾自寻找自己的位置,或坐,或站,或蹲,好象谁定下的规矩一样,主动围成一个圆圈儿,里面清一色是小孩儿,外面是年轻小伙儿,中间是老人们,老人前面是妇女们,这里既没有争抢,也没有吵闹。  不消一袋烟的工夫,场子就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喘息声。道尔基悄然走到班吉尼玛跟前,小声说了一句:“可以了。”班吉尼玛便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好象在说:“我要开始了。”接着,他慢慢地抬起左手拿着的弦琴,右手拉动琴引子,那优美的琴声便又开始在小村的上空飘荡起来了。琴声中传出班吉尼玛沙哑的说书声。  班吉尼玛说书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也就是边说边唱,说唱结合,相得益彰,很是动听。仅凭这一点,他就能把书中的人物说得如在人们身前身后。他有时说唐朝宋代,有时说皇亲贵族,有时说名士侠客,有时说百姓佚事。但听的多的是《嘎嗒梅林》、《龙图案》等民间广为流传的经典故事,偶尔也能听到他自己编造的故事小段。  班吉尼玛不仅书说的好,歌儿唱得也非常出色。特别是蒙古族民间传唱的那首《努恩吉雅》,唱得如悲如泣,感人肺腑。小村人每次听到他唱这首古老的民间歌曲,就会流下同情怜悯的泪水。一方面是为歌中的努恩吉雅,另一方面是为班吉尼玛他本人。  班吉尼玛是个有名的说书艺人。他书说的好,小村人都知道,班吉尼玛是个独身,这,小村人也都知道。不知道的是他的父母是谁。班吉尼玛是在五岁时被一个陌生人带到小村的。那个陌生人把他扔到小村老榆树下就走了,直到现在,班吉尼玛已两鬓班白也没回来。班吉尼玛既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也不认识那个带他来的那个人。因为他天生就是一个什么也看不到的人。  班吉尼玛也曾有过他的爱情。在他二十岁时,小村一个很漂亮的姑娘爱上了他。  姑娘叫斯琴其木格。可斯琴其木格年迈的老阿爸怎么也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斯琴其木格曾以死来争取,终未能打动阿爸的心,便草草地嫁给了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人。也就在斯琴其木格出嫁的当天晚上,班吉尼玛出走了,一去就是五年。五年中他学会了自己管理自己,学会了说书本领。可是等他五年学成归来时,却听到了姑娘的不幸——她死了。  班吉尼玛悲痛欲绝。但他没有悲观丧气。他横下心,要一辈子不离开小村。他要给小村带来乐趣,他要给心上人唱一辈子歌儿。就这样,他天天到村边老榆树下拉琴说书唱歌,为小村,为他心上的人;就这样,他说了七七四十九年的书,唱了五五二十五年的歌儿,说的头发白了,唱的步履蹒跚了,可他风雨无阻,一日不断。如今,已是九十九岁高龄的人了,还在不停的说、不停的唱。  一天,年轻的道尔基突然跪在他面前,求他收自己为他的徒弟,他没有答应。第二天,道尔基又给他跪下,他还没答应。第三天他还是没答应……直到到尔基跪了六六三十六天,他才勉强答应。  到尔基是他收的个徒弟,也是他收的一个徒弟。  道尔基不仅学手艺,还担负起了照顾他的任务。  班吉尼玛有生以来头一次笑,就是他得到徒弟精心照料的那一天。他觉得非常欣慰,因为他的说书艺术有了继承人了。  然而,他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他向来以记忆好著称,可近些日子他时常觉得心神不宁,他预感到了一种不祥。这种感觉就象70年前的那种感觉一样——斯琴其木格的死。  终于,有一天,他不行了。  那一天,是深夜。  班吉尼玛叫醒了睡梦中的道尔基。  师徒二人来到老榆树下。  他抚摩了半天老榆树,始终没有说话。  道尔基莫名的看看黑暗中的师傅,想着心事。  师傅,歇一会儿吧!许久,道尔基说道。  他抬头看了看徒弟,说道:道尔基,做人要厚道,为人要善良,待人要诚实,这是师傅留给你的一招,希望你能永远记住。  说完,他缓缓地走到以前说书的地方,慢漫坐下。道尔基哭得死去活来。小村人也陷入极度悲痛之中。  第二天,小村以隆重的仪式送走了一个慈祥而给他们带来乐趣,给他们欢乐的老人。小村沉寂了,再也没有了琴声,没有了说书的人。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  当小村刚要把班吉尼玛忘却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在那个风清月高的黑夜,村边老榆树下又响起了悠扬的琴声,那琴声在夜风中传的很远,很远……   共 20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泌尿系统感染
昆明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到底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