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健康

神霄第四百零三章另类出场

发布时间:2020-01-24 12:40:36

神霄 第四百零三章 另类出场

武神殿竞技场,国王吴法天听到“栽接”两个字,表情有些凝重。他听说过此法,人界也有流传,但是真伪难辨。

武神的寿命一般为一百二十岁,修炼栽接法成功的话能够延长二十年。

云昊天所得栽接法显然不同那些流传的栽接法,因为修炼此法连带着整座山以及山上的动植物都肤色变白,这动静太大,而且从未见典籍有记载。

吴法天用一个字来形容云昊天的栽接法,那就是:凶!

安德全此刻心中也有大致的想法,云昊天的栽接法太过猛烈,心中有隐隐的不安。

这似乎是魔功,但是说一个武神被魔化,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云昊天从某个秘境当中获得来自神界,甚至是仙界的仙法。

唯有如此,云昊天才可能有如此改天换地般的变化。

离午时还有两刻,武神殿外人山人海,奇怪的是并不怎么噪杂。

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人,大家都不说话有些不大可能,然而现实就是大家都抬头看着天上白龙舟,想看清楚那神一般的人物。

太过稀奇,身心受摄,武神的气场强大等等,现场虽说不是鸦雀无声,却也是相当安静。

八大茶楼的金牌说书先生最为激动,他们自动脑补:

云昊天突破武神外出历练的时候掉到一神奇洞穴当中,又或者仇敌追杀跌落悬崖,如此经历种种死中求活,意外得到一本来自仙界的残本。

云昊天是因为琢磨这仙界残本才耽误了武道修炼,在遭受到后辈小子挑战之后,放下所有参悟仙界残本,如此才有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王鸣危矣!

五雷门危矣!

混杂在人群中的赌坊阿飞们越发笃定,他们只希望五雷门的王少门主能多支撑几个回合。

这时,在众目睽睽之下,白龙舟降下。

人们如潮水一般两边分开,白龙舟稳稳的停在武神殿正北的广场之上。

云无踪先下来,接着就是云昊天,以及他身后的白云宗长老,宗主白易。

长老与宗主都是平时难得一见的人物,但是这时人们都视而不见,现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年轻得不像话的青年年轻武士身上。

“哪一个是昊天武神啊?”

“是啊,我没看到。”

“说是年轻了,难道是云无踪身边那年轻武士?”

“没错,就是昊天武神!”

“天啦!”

……

普通人反应都是比较迟钝的,因为云昊天现在的容貌与过去反差太多,人们知道昊天武神变年轻了,但是没想到会变得那么年轻。

这就是一个二三十岁的武士,剑眉朗目,鼻若悬胆,身高修长,如果不是其气若深渊,步若泰山,透着绝世高手的风范,众人还不能确认。

当人们确定云无踪身旁的年轻武士就是昊天武神无疑的时候,他们心中的惊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远远近近开始有无数小声道惊叹声发出来,汇聚在一起就好像一波声浪向白云宗众人“拍”去。

“昊天武神威武!”不知道是哪个带头呼喊起来。

“昊天武神威武!”许多人跟着叫了起来,很快,呼喊身此起彼伏,如山呼海啸。

云昊天面沉似水,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做任何手势,行走之间更是让人有一种走在另一个世界的奇妙感觉。

众人心中又是一片惊疑,成千上万的人的欢呼,灼灼而炙热的目光,发自内心的敬仰,对这位“年轻”的武神似乎都不值得一提,最多就像是飘落在其肩头的一片落叶,他甚至都懒的去拍落。

云无踪也有这种感觉,父亲已经完全进入状态,肉身与精神都调到战斗准备的最佳状态。云无踪既高兴父亲的谨慎,同时心里又有些担心,因为这意味着父亲对五雷门那位王少门主的看重。

一个仅仅是武道六重,最多是武道七重的武士,对于一个接连突破的中武神能造成这么大的压力吗?

而父亲的突破,显然是因为这压力的的确确存在。想清楚这点,云无踪的心情顿时没有在白龙舟上时候那么轻松了。然而,他又不敢表露他心中的担忧。

远处的人们在疯狂的欢呼“昊天武神威武”之类的话,而近处的人们保持统一的无声,因为他们完全震惊昊天武神的年轻。

八大茶楼的说书先生身心俱震,他们比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返老还童是多么了不起的传说。而现在,这传说变成活生生的现实。

他们都是武学只是的博学者,然后受限于自身先天条件,又因为种种境遇,他们最终成为说着别人故事感动他人的说书先生。

如果在其他宗主国,在帝都,这份工作的状况往往是台上风光,台下遭白眼,但在越州他们的境遇要好很许多,甚至他们之中有的还能跟一些二三流世家的小姐闹出点绯闻来。

他们这些人的梦就是能亲眼见证那传说中的主人公,十天有四五天他们都会做类似追随大英雄的梦,而现在这梦仿佛实现了。

因而在他们眼里,“年轻”的云昊天额外又披上一层金灿灿的光,美轮美奂。

竞技场内的人听到外头的声浪,自然明白是云昊天来了。他们焦躁的等待,翘首望着入口,感觉时间忽然变得无比缓慢。

终于,年轻的云昊天出现,几乎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都站起,对其行注目礼。

吴法天与安德全都看到了,虽然他们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心里一惊。这种改天换地的法术,即便是魔功,想来也是人趋之若鹜的。

秦无仙脸上忍不住出现震惊之色,没想到游历到越国境内,他会看到终生难忘的一幕。

贵宾席上,阳家武神阳昊天神情复杂。

他们同名,同是武神,一个是最老,一个是最年轻的,因而经常被人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现在看来,至少越州最年轻的武神,这一尊号不再属于他阳昊天。刚才场外齐声高呼“昊天武神威武”,阳昊天更是有一种异样的难堪。

止住衰老,逆生长,神乎其神!

武神殿的长老立刻上前,把云昊天带到准备席上坐下。

这个时候,人们心里才想到了王鸣。

五雷门的这位少门主,架子是不是忒大了一些?居然这时分还没有来。

武神殿外围观的数万人群在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外,心里面不可遏制的冒出一个念头来:五雷门的王少门主呢?听说昊天武神的事,那位来自雷国的少年天才不会跑掉了吧?

如果换作是自己,一定跑!

众人正想着,前面的人群忽然自动分开,不多时远远近近的人看到一个少年骑着一头小毛驴缓缓的踱了过来。

令人称奇的是,少年是倒骑在毛驴上的,神色姿态说不出的自在,宛若要去的是自家门里。

北京军海医院可信吗
彭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治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厦门知名癫痫病医院
柳州妇科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