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军事

赤焰天尊 第二百八十章 如此美味,怎能不食-

发布时间:2019-12-05 05:12:11

赤焰天尊 第二百八十章 如此美味,怎能不食?

有一个哲人说,幸福就像是屎意,总来突如其来的,而且让人挡都挡不住。,

陈子枫感觉自己像是忽然内急一般,幸福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让他脑袋一阵晕眩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张慌失措地看着面前那具**裸地躯体,完美的弧线勾勒出犹如玉璧的娇躯。

咽了一口唾沫,眼睛想要移开,都有些舍不得。男儿本色,这是许多男人给自己色性的外表包装起来,可是色性却是每一个男人与生具有的天性,就算陈子枫的定力再怎么强大,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直到司寇莫离进入了装满温水的木桶后,陈子枫的意识才清醒过来,而仿佛积压在他脑子里面的积血终于被打散了似的。

“子枫哥,可以开始了吗?”司寇莫离的脆声传了出来,阵阵酥麻,让陈子枫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心里却是一阵苦笑。

陈子枫将心思甩在千里之外,尽量让自己进入一种状态,他走到了司寇莫离的身后,开口说道:“可以开始了,闭上眼睛。”

他的呼吸极为平静有规律,可是当他接触到司寇莫离光滑的肌肤时候,他的身体还是猛然一颤。这个身体线条完美到让人嫉妒的女人,真的是害人不浅啊,至少现在就能让自己的心神不宁。

司寇莫离背对着陈子枫,所以陈子枫看到的只是司寇莫离半露在水面的颈背。司寇莫离的身体里面没有灵力,所以那些秘方中药物的能量药效无法吸收,只有通过陈子枫这个桥梁,才能让药效很好地进入司寇莫离的身体里面。同样的,陈子枫知道这一次怕也是有一些意外,而他的灵力在司寇莫离体内引导着,这让危险可以大幅度地降低。

在陈子枫看不到的一面,司寇莫离俏脸一阵通红,她知道现在两个人的情况,虽然她很喜欢陈子枫,可是在与他有着肌肤之亲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十分紧张的。

咬了咬嘴唇,紧紧地闭着眼睛,呼吸有些急促。

空气当中瞬间安静了下来,司寇莫离感觉到体内有股燥热,她知道这不是身下温水传来的温度,而是一种心思变化而引起的表现。

“开始了。”陈子枫对着司寇莫离轻轻说道,治病的时机是趁着水还温热时候,如果一旦时间过去了,那么效果也就不算太好了,虽然陈子枫可以将那些变冷的桶水可以加热,可到时候这水就不新鲜了。

司寇莫离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清凉,让人感觉到很舒服,陈子枫贪婪地呼吸了一下,然后微微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了一个认真的状态。

这是关乎莫离一辈子的时候,他可不能有半点儿马虎。

灵力涌动,将水桶里面的温水搅动起来,味药材三千重水从桌子上面飞掠而来,三千重水是由一个小瓶子盛装着,小玉瓶停留在了司寇莫离的正上方,然后缓缓地倒入了水桶当中。

呼——

司寇莫离的身体忽然打了一个冷战,三千重水是极阴之物,是所有阳性药物当中独特的存在,可这个极阴之物却是不可或缺的,味药材也是为重要的药材,只要这个三千重水成功地将司寇莫离体内的那行阳性杂质全部排出体内,那么接下来的步骤也好办许多了。

莫离的体内有着一股神秘的寒气,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寒气究竟为何物,可他知道巴叔不会骗自己,毕竟这是他亲爱的女儿。而既然这样,那么这个秘方有超过一半的机会是成功的。

“冷!”

忽然,司寇莫离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眉头不禁地铺上了一层寒霜

,水桶里面的温水也是变得异常晃动。陈子枫脸色十分凝重,他知道这是三千重水引入体内引起那个寒气的发作,所以司寇莫离才会在这时候犯病。

“没事的,放心,有我在。”陈子枫抚慰着司寇莫离,让她的心神安静下来一些,这样进展的也好许多。

似乎听到了陈子枫的话,司寇莫离轻轻地点了一下脑袋,可是她的身体却是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身体极其冰冷,就像是一块千年寒冰。

三千重水流入水桶里面的时候,便是朝着木桶底下沉了下去,而沉下去的同时也是缓慢地朝着司寇莫离毫无瑕疵地肌肤里面渗透了进去,这是陈子枫运转体内灵力帮司寇莫离吸收三千重水。

三千重水在流入司寇莫离极为缓慢,几乎用去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而这一个时辰当中司寇莫离的身体温度却是极速地降低,如果司寇莫离还有着急促的呼吸已经跳动的心脉,估计他都以为司寇莫离陷入了危险期。

只是,即便如此,见到这幅模样的陈子枫还是心疼无比的,他对于司寇莫离这个天真的女孩也是疼爱无比,只是想到她为了自己的坚持什么事情都可以做,那么自己又何必斩断她的梦想呢。

虽然这让她有些难受,可陈子枫知道,如果自己选择放弃治病,那么司寇莫离将会难受一辈子——那种难受是建在心灵上面的。

当司寇莫离体内完全地吸收了三千重水的时候,陈子枫才微微地松了一口气,幸好司寇莫离的体内对三千重水没有排斥感,不然这过程就不会那么的顺利了。

第二味是火骨莲,前后对比一冷一热,极为让人心悸。

————————————

魔焰宗内。

在一个偌大的院子里面,房间里面不断地传出了阵阵呻吟声,随着这般糜人声音的起伏,空气都似乎变得有些燥热。

终于,这道声音戛然而止,房间里面只留下重重地喘息声。

“二长老,你真厉害。”一个年纪不过十三四岁,发育还未完全的小女孩伏在一个矮小男人的身上,抚摸着他的胸口,脆声说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旦庄是谁——魔焰宗二长老,可不是谁都可以得罪得起的。”旦庄一脸傲气地说道,他很喜欢听到自己的女人夸他自己厉害。即使自己的女人都是年龄心智尚未发育成熟的小女孩。

“那二长老——我家族的事情——”小女孩怯怯地看着旦庄,见到的脸上十分开心,小声说道。

旦庄闻言,大笑一声,然后狠狠地捏了一把小女孩微微鼓起来的胸脯,开心地说道:“你家族之事我自然帮你弄好,虽然你们家族得罪的人在别人看来很厉害,可是在我旦庄的眼里,那些人还真的只是蝼蚁而已。”

“不过——我想在你进入魔焰宗的时候,那些家伙应该已经拜访你们家族给你们登门谢罪了——毕竟,我旦庄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存在。”

旦庄的实力强大,这也是他成为魔焰宗二长老的原因之一,其二他的智慧也是过人,并不像是表面看起来的好色之徒那么简单而已。

“多谢二长老。”小女孩笑了起来。

“不用谢,谁让你是我的女人呢。”旦庄笑了起来,然后将他庞大的身体压在了小女孩的身上。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随着一道舒畅的声音终于结束了这一幕幕羞人的画面。

小女孩累虚虚地躺在旦庄的身旁,脸色娇红,一阵阵快感和疼痛在她的脑海当中回荡,在床单上一点儿映红的梅花极为醒目。

小女孩消耗了巨大的体力,很快就沉沉地睡去了。而在她睡着之后,旦庄忽然坐了起来,双眼变得冷阴起来,他的大手缓缓地朝着小女孩的脖子摸了上去。

咔擦!

就在一瞬间,这个女孩子结束了她的性命,与前面的难分难舍相比,这一幕却是无比的瘆人。

“你家族既然知道我这个人,那么应该知道我的癖好——可惜,他们并没有打算告诉你,你对他们而言只是很可怜的牺牲品而已——不过既然你献出了你自己,我也不会吝啬——”旦庄在小女孩尸体旁边自言自语。

旦庄眼带怜惜地看了一眼小女孩,仿佛这个女孩不是他所杀一般,将衣服套上,旦庄从床上走了下来,而就在这时候,一双小手从他的身后伸了出来,帮他将衣服穿好弄得整洁无比。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黑暗当中显露出来,这是一个脸庞极为可爱,但是双眼却是充满着煞气的黑衣女孩。

“将她的尸体处理掉,随后传我的话给那些人,让他们对她的家族客气一点。”旦庄站在镜子面前,仔细地检查着他的衣服。

“是。”身后的那个黑衣女孩恭敬说道。

“对了——那个南宫雪儿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旦庄问道。

“还没有眉目,她已经知道了大人你注意上了她。现在十分警惕,今天也没有出宗门。”

“静观其变,但务必给我弄好。虽然魔焰宗是我的地盘,可是如果我的举动太过火的话,大长老那边以及宗主那里也很难说得过去,所以事情要办得隐蔽一些,要堵住别人的眼睛,别让人看见了。”

“是!”黑衣女孩应道,她的眼神当中一抹淫邪的笑容浮现。

“如此美味,怎能不食?”

深圳市第十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淀区万寿路医院
贵阳癫痫医哪家治疗好
西安公立知名癫痫医院
云南去哪个医院检查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