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巴克莱接49亿美元天价罚单电力操纵案重仓

2019-02-03 03:56:05

巴克莱接4.9亿美元天价罚单 “电力操纵案”重仓撬动指数牟利

我今天彻底搞定了帕洛贝尔德(PaloVerde)感觉太有意思了,以后得经常这么干。我试试能不能搞乱北加州电,这样可以压低南加州的电价。上面两段话,节选自巴克莱能源交易员的通讯记录。

华尔街交易员的贪婪已不满足于股票、利率和外汇,甚至连普通居民的电力市场都不放过。

北京时间7月17日凌晨,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FERC)对巴克莱银行涉嫌操纵西部4州电力价格,开出了创纪录的4.53亿美元罚款,并勒令该行在30天内上缴非法获得的3490万美元利润,合计4.879亿美元。

根据FERC的调查,巴克莱曾在2006年11月至2008年12月,重仓买入或沽售实物电力,然后以固定价格在跨州交易平台(IntercontinentalExchangePlatform)上以相反的方向操作,以此拉升或拖低电价指数,终使得该行持有的金融掉期产品获得巨额利润。

巴克莱银行发言人MarcHazelton发表公司声明,对FERC的调查结果非常失望。他说:公司在电力市场的交易完全合法。监管机构的处罚决定仅仅是单方面文件,并未平衡反映事实。我们会坚决抗争到底。

在美国,投行不仅掌握大宗商品的定价权,甚至拥有部分电厂的电力所有权。

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中西部州的电力批发市场上,巴克莱、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活跃其中。他们同时在现货市场和衍生品市场交易电价,通过复杂的对冲机制终在金融掉期中获益,直接造成电价波动。

FERC在处罚报告中披露,巴克莱至少在35个星期、共计655个电价交易日连续操纵电价现货市场,并在电价指数衍生品市场赚取利润。简单来说,交易员每月建立巨额的实物电力仓位,然后在公开市场以固定价格反向买入或沽售平仓,迫使电价指数朝有利于金融掉期产品的方向上升或下降,牟取无风险利润。

举例来说,如果巴克莱在加州电力市场持有某日到期的金融掉期长仓,他就会在现货市场建立同一交易日到期的短仓(沽空)。表面上看,这样的对冲安排只是为了对冲价格风险。但实际上,巴克莱的交易员在跨州交易平台上每日买入大量的电,总额相当于持有的短仓,以此抹平现货市场的账目。

由于电价指数采用成交量加权,巴克莱得以肆意拉升指数,直至掉期产品的触发价,衍生产品由此获利。反之,拖低电价指数同样可以使做空市场的掉期产品得益。

FERC发言人表示:交易员频繁以固定价格操作电力交易,不是为了从市场的基本供求关系中赚取利益,而是有预谋、有组织地人为制造电价指数的非正常波动。

依照联邦法律规定每日100万美元的处罚指引,当局决定向巴克莱银行征收4.35亿美元的民事罚款,涉案的四名交易员DanielBrin、ScottConnelly、KarenLevine和RyanSmith分别被处以100万美元至1500万美元罚款。

代表监管机构的律师强硬表态:如果巴克莱在限期30天内不缴纳赔偿款,联邦法院可能强制执行。

事实上,巴克莱不是家因此受罚的投资银行。早在去年11月,FERC向德意志银行的施以150万美元的罚金,指控该行的能源交易部门在加州交易电力资源,通过自身持有的高峰收益权仓位获得利润。

德银在回应声明中说:FERC的说法意味着,任何在已知情况下同时在现货和衍生品市场交易都是违法的操纵行为,即使这种交易只是为了确保在两个市场中获取利益。

该委员会在去年9月对摩根大通也开出了类似的罚单。鉴于摩通对监管机构提交误导性的加州电力交易信息,涉嫌操控中西部电价,剥夺该行在批发市场制定市场收费的权利。因不堪忍受监管机构对能源交易的打击,摩根大通终退出了加州电力市场,于今年5月出售了旗下3家电厂的股权。

有律师认为,FERC的指控缺乏合理的理论依据,即使诉诸公堂,也有可能被联邦法院驳回,投行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邢台二次构造泵价格
高压无缝钢管厂家
电力钢管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