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旅游

龙王戒第二百五十四章细雨骑驴入少林

发布时间:2020-01-24 13:04:25

龙王戒 第二百五十四章 细雨骑驴入少林

“无念大师。”

贾里玉直起身子,甩了甩手上的水,招呼了白衣僧一句,又转头看向黄衣僧:“没请教这位大师法号?”

“老衲千松,久闻贾教主盛名,一直无缘得见芝颜,今日相会,实乃三生有幸。”黄衣僧人道。

“大师客气了,千松大师应是少在江湖走动,在下倒是第一次听说大师法号。”贾里玉心道:“书里面也没有好吗,明明就是随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千松呵呵笑道:“贾教主亦是真人,未以久仰虚言糊弄老衲。”

“出家人面前不打诳语。”

千松莞尔一笑,道:“老衲山野之人,未曾履足红尘,贾教主不识得老衲实属正常。”

“那大师为何不继续深藏山林,通悟佛法妙谛?”

“山林已无清静,金刚亦须怒目。”

“大师这是中了嗔毒,须知这俗世浊水,常常有来无回。”

“哈哈,若是如此,老衲可早日面见佛祖,何尝不是一桩因果?”

贾里玉点头:“有理。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说到这里,各人的意图和目的都已清晰明了,没有在继续打机锋的必要。

千松双掌合十,眉目低垂,嘴里轻声诵读着佛经,无念向前走了一步,笑着说了句:“贾教主,久违了。”

“久违,不知无念大师金蝉脱壳和白象渡河的功夫练得如何了?”这句话自然是讽刺无念在少林逃之夭夭的事情。

“保准不会让贾教主失望。”无念面不改色,并不为贾里玉讥讽所动。

三人都不在说话,静静对峙,各自将内力提升至巅峰状态。

无念早领教过贾里玉的高招,并将具体的消息告知了千松,贾里玉同样知道无念的功力,也大致看出了千松的深不可测,两人联手,定是非同小可。

“阿、弥、陀、佛!”

千松忽然宣了一声佛号,一字一字吐出,声音轰然宏大,溪水被震得抖起波纹。

贾里玉似笑非笑,不为所动。

千松双掌分开,大袖飘飘间,一把掌平平缓缓地拍向贾里玉。

贾里玉自然认得这是“大手印”的功夫,抬手还了一掌“亢龙有悔”。

嘭!

两掌交击,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声,周围尘土受二人掌力所激,纷纷四散,听得溪中哗啦一声,一道水柱窜起。

千松身负金刚转轮劲,内力精纯无比,自认为不输贾里玉,但与他对上这一掌之后,只觉得对方的内力犹如黄河泛滥,滔滔不绝,一发而不可收拾。

九阳神功的巅峰境界加上降龙十八掌的掌力,非当世任何一人所能抵御。

千松身子晃了晃,却没有后退,但体内气血翻腾,却让他还一阵难受,好在这时无念也已经出手。

一根洁净如白玉的手指空空洞洞地伸出来,无视时空般地点向贾里玉。

贾里玉仍旧以最强硬的姿态回应,反手又是刚正面的一掌。

指掌相对,却没有刚才那种震动四方的气势,贾里玉感到一股刁钻至极的劲力如同老鼠钻洞一样透掌心而入,而无念则感受到一股久蓄湖水突然决堤的力量冲向自己,再坚持片刻,他将被卷入洪水之中,再难脱身。

无念抽指而出,趋退快极,转眼退到三丈之外,即便如此,脸面仍旧被贾里玉**辣的掌风吹得疼痛难当。

那边千松第二掌紧跟着拍至,贾里玉是打定主意,半步不退,回了一掌“突如其来”,接着以“密云不雨”连攻了千松几掌。

以无念、千松的境界和修为,都为贾里玉凶残的应对方式震惊不已,面对当世两大绝顶高手的夹击,他居然全部选择正面接招,以强应强,以刚克刚,不留半点余地,强悍到这种地步。

千松面对贾里玉一番连攻,终于抵受不住,后退数步,贾里玉的降龙十八掌原本就是遇强则强,敌人越退,他攻得就越狠。

这一轮打完,千松已经退了七八步,这时无念第二指终于姗姗来迟。

经过数月苦修磨练,无念的玄虚指已经接近圆满,这次和贾里玉交锋之后,当能更进一步,达到真正圆满的境界。

真正的高深的境界,原本就是在实战中突破。

无念攻上来,千松趁机调息,这原本就是他们二人定的战术,两人合击车轮战,不给他半点休整的时间,招式上赢不了,也要在内力上拖垮他。

玄虚指虚中有实,实中含虚,而且虚实之间可以顷刻互转,令人防不胜防,尽管贾里玉自信地选择了正面强攻,无惧虚实变幻,但玄虚指中带着的那份朦朦胧胧的禅意却让他不得不在意。

一般的功夫讲究招式技巧,上乘的功夫讲究内功外劲,而绝顶的功夫却超越世俗,带着功夫本身存在于世的意义,深蕴道的奥妙,如太极中阴阳归一、混若一体的哲理就顺应自然之道,与人交手前,无招,与人交手时处处皆招,信手可拈。

无念的玄虚指也具备这种气象,带有一种窥破自然之道,无可避免的冥冥之力。

见到无念这一指戳来,贾里玉脚步挪开,身子一转,降龙掌形跟着变幻,一式太极云手,仿佛在烟雾缭绕的茶壶上拂了一下,将烟雾赶走,接着一式单鞭劈挂,斩向无念。

佛家徘徊在门前的禅意,遭遇道家代表至高之理的太极,终究稍逊了一筹,玄虚指失去玄虚意,现出光秃秃的原型,只剩钢指之劲,贾里玉跟着一式“开合手”,双掌猛然合击无念手指,倘若他不撤回,这根手指就是断裂的命运。

无念脸上猛然一红,接着一白,猝不及防地回招,已然受了内伤。

“无念佛友,我来助你!”千松回蓝完毕,双掌交错破风拍来,贾里玉太极之势立收,转手就是自己续的降龙掌的那招“亢龙无悔”。

亢龙有悔的意思是,乘云升高的龙到了最高的地方,回头时,四顾茫然,上不了,也回不了,在降龙十八掌中代表掌力的有去无回,是最为刚猛无俦的一招。

如今贾里玉自续的这招“亢龙无悔”,表示龙还能再升一升,掌力还能再提一提,这是他修炼了九阳神功后,将内力的上限冲得更高的缘故。

由此也可以想见,这招的威力会多么可怕。

啪啪啪啪数声炒豆般的爆响,千松如撞上了一座岿然不动的高山山壁,手腕无声断裂,身体也遭受了重创,倒飞途中,一口鲜血凌空喷出。

贾里玉自然也不好受,连番的强攻已经损耗甚剧,这一掌更是使出九成劲力,打斗至此,终于有了疲惫虚弱的感觉。

幸好千松在这一掌之击下,直接重伤倒地,贾里玉趁机抢攻无念,事到如今,他再无余暇和二人拉锯战,进步搬拦捶、野马分鬃、如封似闭、揽雀尾太极拳一旦连起来,绝对无休无止,直至敌人筋骨俱断为止。

由于后世太极拳练功式的盛行,使得很多人对太极拳有误解,认为这是一套柔和的拳法,动作缓慢、行云流水、轻柔和顺,实际上,真正打法上的太极拳,凶残得一塌糊涂。

无念这个时候连金蝉脱壳和白象渡河都没空施展,可见被贾里玉的太极拳逼迫到什么地步。

“你太心急了。”贾里玉说了一句,一式“**打虎”将无念掀飞出去,噗通一声,无念摔出三丈之外,躺在地上抽搐不已。

倘若无念将玄虚指的禅意磨练出来,那倒是真的很难对付了。

这时千松已经盘腿坐起,双手结印,双目微闭,低着头,嘴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头顶白气蒸腾而起,接着白气消散,嘴皮合闭不动,脑袋轻轻一垂,坐地圆寂。

贾里玉对着他微微躬身见礼,接着又看了无念一眼,抬步离去。

他现在没办法即时赶路,须找个地方调息恢复才行,这一战堪称他在倚天世界最艰难的一战,没有两天时间,很难完全恢复。

贾里玉找到一处僻静的山洞,打坐调息,这一坐坐了十五六个时辰,第二日中午才从洞中出来,当即不再耽搁,朝少林赶去。

入了河南境地后,遇到一个赶着驴车的老汉,贾里玉便买了那头驴作为代步坐骑。

快速赶来少林的贾里玉,并不知道暂由他统率的峨嵋弟子正遭遇着层出不穷的骚扰,或因为周芷若惊鸿一赔的剑势及美貌,或因为峨嵋派陡现江湖的剑阵,激起了好一批武林好色好事好奇者的兴趣。

今天来个陕西刀王,明天来个山东拳师,峨嵋派为了保存周芷若的体力,一直以剑阵应敌,好处是剑阵在实战中日益圆熟,坏处是同来的两个剑阵弟子,有三人受了伤,再遭遇高手来扰,只怕不易应付。

八月十二这日,天气忽而转阴,上午便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

组合剑阵的三位女弟子包扎好伤口打坐用功,静玄等人照看着她们,难掩面上忧色。这几日下来,峨嵋派众弟子对其他门派的态度多少有些察觉,可能因为本派认了明教教主做掌门,其他门派明地暗里对峨嵋看不顺眼,当然,其中不乏嫉妒的成分。

“不知掌门何时道到少林?”

“静玄世界你不用担心,掌门将剑法剑阵传给我们,我们应当有自保的能力,不能再事事依赖。”

“嗯。”静玄不与周芷若顶嘴,心里却想:“我们再自保,也不能这么无穷无尽地虚耗下去。”

两人正说着,一个男弟子进来禀报道:“禀报周掌门,外面来了一个自称清河三剑的剑客要见你。”

“三个人?”

“只有一人现身。”

周芷若道了一声好,提剑起身,静玄面色微怒地跟了出去。

清河三剑笑吟吟地站在风雨之中,仔细看过去,那雨水似乎并不落在他身上,像长了眼睛似的纷纷避开,周芷若心道:“这是内力练到一定境界才有的功夫,我若有意去做,自然也能办到,但如他这般自然随意,恐怕略有不及。”

那人见到周芷若等人出来,拱手道:“在下清河三剑韩敖,见过周掌门。”

周芷若道:“清河三剑只来你一人吗?”

“周掌门误会了,所谓清河三剑其实便只有我一人,因为我一人使三把剑,江湖朋友才给了我这个称呼。”

周芷若微微点头,问:“不知韩大侠有何贵干?”

“这几日江湖朋友都在传峨嵋周掌门剑法惊世骇俗,在下平生爱剑如痴,特来见识一下,不知周掌门可否赏脸。”

周芷若道:“韩大侠要赌什么彩头吗?”

韩敖道:“好说,若我输了,我将身上三柄宝剑及剑法口诀留下,若我侥幸赢了一招半式,请周掌门将自己最擅长的一套剑法相授如何?”

“倒也公平。”

“周掌门答应了?”

周芷若摇头,道:“韩大侠是须眉男子,我是弱女子,因此我想再加一个条件。”

“周掌门请说。”

“若韩大侠输了,请韩大侠为我峨嵋站岗守门,今后凡来挑战峨嵋者,须先过韩大侠一关。”

“那是韩某的荣幸。”

“那便开始吧,请。”

“请。”

周芷若拔剑出鞘,韩敖也抽出了自己第一把剑。

“韩某第一把剑的特点是快,用的是奔雷剑法,周掌门小心了。”

周芷若点点头,长剑已然撩出,乃是猿击神剑术中的“白驹过隙”。

“好剑法!”韩敖赞了一句,并在电光火石间回了一招。

叮当一声脆响,众人甚至没有看到两剑交击。

一招之后,两人以快对快,周围众人,除少数武功高强的高手,其他人只能看到剑影和人影,根本看不清两人的剑招。

周芷若白衣闪动,剑势凌厉直接,韩敖剑走奔雷,既迅且猛。

好一番恶斗,直到周芷若用到“猿啼不住”一招时,才最终占据上风。

“韩某快剑认输,周掌门接我第二剑,重剑。”

韩敖只是落在下风,其实并没有真正输掉,不然他也不可能那么从容地换剑。

“重剑用的是磐石剑法。”韩敖解释道,剑势果然随之变得沉重凝滞。

这一快一慢的转变,周芷若略觉不适应,但由于内力稍逊对方,韩敖重剑一出,便将周芷若的快剑压制,节奏转缓,再难继续施展猿击神剑术。

周芷若突然明白过来,韩敖是看准了奔雷剑法不如猿击神剑术,因此在劣势出现之初就及时换剑,若非如此,等到周芷若用出“无孔不入”,还真胜负难料。

如今剑法转变,周芷若处处掣肘,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憋屈感。

“我这一剑要打周掌门你的手腕。”韩敖控制住局势,悠然解说起来,重剑一抖,果然以剑身侧击了周芷若的手腕一下。

周芷若手腕一阵麻痛,长剑险些脱手。

“哈哈,周掌门不要着急,再来再来,我这一剑要打你的肩。”说着呼地一声挑起重剑,直棱棱地朝周自若肩膀砸去。

周芷若不可能站着让他砸,长剑突收,身子一晃,诡异地绕到韩敖侧面,继而剑如灵蛇出洞,在韩敖肩膀上咬了一口。

这身法是贾里玉传她的“鲤鱼滑步”,原本是用来保命的,但周芷若气不过他左一句要打你哪里,右一句要打你哪里,才迫不得已使了出来。

韩敖明明稳稳占据上风,却被对方一个闪身逆袭,心中既惊且怒,重剑横扫,携风裹雨般扫向周芷若,周芷若却正好借着这股风势翩然滑走。

“周掌门,你这是耍赖了。”韩敖不满道。

“韩大侠何出此言?”

“你如今一味闪躲,还如何较量剑法,难道你们峨嵋派最高明的剑法是逃跑剑法吗?”

这句话中的奚落和羞辱非常直接,而且他不单指周芷若,而是将矛头对准峨嵋,在江湖中,这种冒犯已经非常严重,因为那是对一个门派的诋毁,等于否定了一个门派的传承。

尽管周芷若知道他是在激怒自己,仍旧没能控制怒气,冷哼一声,正要再以猿击神剑术与他周旋短长,忽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这说得是什么屁话?”

峨嵋众人听到这道声音,无不惊喜交集,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掌门!”爱戴之意,溢于言表。

接着众人听到嘀嗒嘀嗒地声音,循声望去,看到一人骑着青驴从细雨中走来,仿佛本身就是细雨微风中的一部分,和谐自然,疏朗清淡,带着一身说不出的潇洒劲头。正是峨嵋现任掌门贾里玉到了。未完待续。

...

杭州丽都医院专家号
泰成逸园分院靠谱吗
常德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深圳检查妇科项目及费用
廊坊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