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网络

健康陆群副省级干部降为科员释放出甚么信号

发布时间:2020-05-29 16:05:04

陆群:副省级干部降为科员释放出甚么信号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决定,对涉嫌严重违纪的江西省委原常委赵智勇、云南省委原常委张田欣,分别给予开除党籍、行政降级处罚,张田欣的行政级别由副省级降为副处级,赵智勇的行政级别则“1撸到底”,由副省级降为公务员序列中级别最低的科员。由于在反腐败实践中,对高级干部的这类处理方式极其罕见,所以这两起案件引发舆论的强烈关注,也遭受了个别媒体和一些友的误读。

中国始终认为,党的风格问题,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必须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基于这1原则,党对党员的纪律要求既严于法律对公民的要求,也严于对公务员的要求。所以,在纪检监察工作实务中,对严重触犯党纪国法的公务员,如果涉嫌犯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在开除党籍的同时,都会开除公职;如果不涉嫌犯法,又没有违背计划生育政策等行动的,一般在给予党纪处罚的同时,也会给予相应的政纪处分,政纪处分力度改改标题什么的相对稍轻。

依照规定,遭到党内开除留用视察处罚的干部,应给予下落行政级别1~2级的政纪处分;遭到开除党籍处罚的干部,应给予下降行政级别两级以上的政纪处分。所以去年底因违反中央8项规定遭到开除留用视察处罚的黑龙江省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其行政级别降一级,为正局级待遇。对被开除党籍、保存公职的干部,行政级别一般都是降两级,鲜有降两级以上的。

那么,这次中央纪委、监察部对赵智勇和张田欣的处理,释放的究竟是什么信号呢?笔者认为,最少有两大信号:

其一,高干身份不是“护身符”。有媒体评论认为赵、张是因为认错、退赃积极而遭到宽大处理,但事实远非这么简单。在之前的反腐败实践中,有一种偏向,就是位高权重的官员特别是省部级以上干部,只要没有严重违纪违法,一般情况都不会遭到追究。虽然这方面从无成文的规定和明确的要求,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长此以往,一些高级干部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打起了“擦边球”:有的人下落道德标准,纵情声色犬马;有的人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隐蔽地换取预期收益;更多的人纵容配偶、子女和近亲属,利用自己的职务影响经商办企业,或插足上一季度为2420万美元。项目,谋取巨额财富。由于我国没有避免利益冲突方面的法律,这些行动即使暴露,也只是违背领导干部廉洁自律规定,很难受到刑法的追究。这些因素加上一道高级干部的“护身符”,确切让一些党员干部在名利场中游刃有余、风光占尽。人民群众对这类行动深恶痛绝,纪检监察机关和检察机关对此也多有发觉,但常常无可奈何。对赵智勇、张田欣的处理,给党的高级干部发出了明确的警示信号:不论地位多高,只要违背了党的纪律,都会遭到重办。

其二,执纪不能打“折扣”。在以往的执纪实践中,纪检监察机关对遭到开除党籍处罚又保存公职的干部,一般会在进行政纪处分时给一条前程,档次“就低不就高”,也就是下降行政级别两级。从理论上说,这类降级的幅度对一个政治生命基本完结的干部,并没有多大意义,很大程度上是照顾一点情面。但这1做法的负面影响却不可小觑,一是让党纪处罚和政纪处分的档次拉得太远,给人以党纪处理“畸重”或政纪处分“畸轻”的印象。二是让这些连党员资历都没有的人依然享受着与处罚前差别不大的“长”字号的待遇,给人的感觉十分别扭。一言以蔽之,这类照顾面子的做法有悖纪律处分的初衷,达不到警示教育党员干部的目的。

所以,对赵智勇、张田欣案件这类“跳楼式”的降级处理,最大的警示意义在于: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不管你功劳多大、级别多高,一旦因违纪遭到查处,即使能够避免牢狱之灾,也无法避免政治上一切“归零”、经济上得不偿失的结局。

这两个案例体现的是从严治党、从严治政、从严执纪的精神,必将产生良好的示范效应。

用什么方法能够去除灰指甲
灰指甲外用秘方
灰指甲应该注意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