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旅游

梧桐小说高贵的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8:00

张步长打死了一条狗。  那条狗是一条健壮的麻狗,尖嘴巴,大耳朵,长长的尾巴在地面上拖着,很像一副狼的样子。  那条狗死前走东家、窜西家,活得潇潇洒洒。哪家吃个肉、啃个鸡都少不了它在桌边上、桌底下钻来钻去。有时不给它吃肉或者不给它啃骨头,它就用湿漉漉的尖嘴或者脏兮兮的脑袋在你身上蹭来蹭去,直到你给它了它才离开。  那天张步长买了两副猪肚子,洗净后就放到蜂窝煤炉子上煮了。煮好后就捞起来放在案板上凉着,准备下午妻子李娜回来了,把小舅子李文锋叫来一块儿吃。  李娜是个退休老教师,几十年的教学工作使她和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天不看书,她就觉得难受。所以每天吃罢早饭就到村图书室去看书,一看就是一天到黑。如果遇到了好看的书,哪怕不吃饭都要看完才肯罢休。  张步长知道妻子有这个毛病,所以把猪肚子放在案板上之后,就到村图书室去喊妻子回家做饭。  张步长有个毛病,那就是粗心,无论到哪去都不关门上锁。用他的话说,贼惦记富人,不偷穷人,关门干什么呢?  实际上他家并不穷,别人家有的他都有,别人家没有的他也有。不过他没有关门的习惯,他说把门关上空气不流通,容易得病。所以除了晚上睡觉,其余的时间一律敞着门。  张步长来到村图书室,李娜正把一本《格林童话》看得津津有味。张步长笑着说:“老了老了还像个孩子,竟看起童话来了。”  李娜也笑着说:“俗话说,老小老小,人老了就变成小孩子了。”  张步长说:“今天不看了,明天再来看好不好?我今天买了两副猪肚子,已经洗好了、煮好了,就等你回去把李文锋喊来一块儿吃呢。”  李娜说:“那好,我也早就想吃猪肚子了,可你一直都舍不得花钱买。”  张步长说:“今天保险让你吃个够,两副呢。”  两口子一边亲昵地说着一边就回了家。李娜见门又敞着,就埋怨张步长说:“你咋又不关门,家里东西丢了咋办?”  张步长没有搭理妻子,却说:“你快做菜,我这就去喊李文锋。”  说着,张步长就走了,李娜也走进了厨房。  可张步长刚走到院边上,就听李娜在厨房里咋咋呼呼地喊道:“老张,你买的猪肚子呢?在哪里放着?”  张步长拧转身子大声说:“你眼睛长到后脑勺上去了哇?不是在案板上放着吗?”  李娜说:“你来找,你看案板上有没有猪肚子?”  张步长走进厨房一看,案板上果然没有了猪肚子。再看时,只见一条巨大的麻狗正安闲自在地躺在案板底下,把猪肚子吃得津津有味。  张步长火从心头起、怒从胆边生,马上关了厨房门,顺手拿起一把斧子,就向狗砍了去。狗见危险临近,就向门口窜。见门已关闭,就在厨房里转开了圈子。因厨房狭小,没有藏身之地。逼急了,就呲牙咧嘴地向张步长扑了过来。张步长也顾不得许多了,一斧头就把狗打了个大仰躺,接着一斧头就砸在了狗头上。  狗哼了几声,终于断了气。是吃了两副猪肚子以后死的,总算落了个饱死狗。  张步长把死狗提起来挂到到院子里的一棵树上,剥了皮,掏了心,扒了肠肚洗干净撂给李娜说:“两副猪肚子换条肥狗,也算值了!你快把一只肥胯子红焖了,我去喊李文锋来吃狗肉。”  但张步长刚走到门口,却见宋云鹤和宋云燕已经气势汹汹地堵在了门口。  宋云鹤和宋云燕都是副县长宋云鹏的哥哥,一个当着村支书,一个当着村主任,都是惹不起的主儿。平日里,村民们把宋家三弟兄称作“宋氏三雄”,谁敢惹他们呢?  此刻,只见宋云鹤上前一步,怒气冲冲地说:“张步长,赔我狗来!”  张步长一愣:“赔你狗?赔你什么狗?我打死一条狗与你们何干?”  “你打死的就是我们宋家的狗,你敢不承认?”宋云鹤步步紧逼。  “你们宋家养的是黄狗,而我打死的是麻狗!怎么能说是你们宋家的狗呢?”张步长也不示弱。  “就是我们宋家的狗。黄狗是我们宋家的狗,麻狗也是我们宋家的狗!”宋云鹤蛮不讲理,胡搅蛮缠。  “你在别瞎说了!”张步长也是一个退休老教师,脾气倔,火气旺,对宋云鹤和宋云燕常常是不屑一顾,“谁不知道你家只养了一条黄狗而没有养麻狗?”  “我瞎说?到底是我瞎说还是你欺负人?”宋云鹤狠狠地说,“麻狗也是我们宋家的,你今天必须赔我狗来!如果不赔,我就要你好看!”  “麻狗也是你们宋家的?没听说过!”张步长嘿嘿冷笑,“是你们宋家的那又怎么样?他吃了我的两副猪肚子,我就得打死它!你们想讹人,连门儿都没有!”  “那好,看是你厉害还是我们厉害!”宋云鹤说,“自古来,打狗都要看主人呢,看来你是故意打死我们宋家的狗来欺负我们宋家了。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们宋家都是你欺负的吗?今天你如果不赔我们的狗,我就把你的房子烧了!”  “你烧!只要你不怕坐牢,你马上就烧!”  “烧就烧!烧了以后,我们就说是你自己失火烧的,谁能把我们怎么样?”宋云鹤胆大妄为,还真地掏出了打火机。  “你这是干什么呀?”一直没有说话的宋云燕连忙拦住宋云鹤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何必要为一条狗伤和气呢?我看这样,狗死也死了,就让老张给我们赔点钱,然后把狗隆重埋葬,砌一座坟算了。”  “怎么?不但要我赔钱,还要给狗砌坟?你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张步长气得浑身发抖,真想和他们拼了。  宋云燕说:“老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自古来,杀人偿命,借债还钱。狗虽然不是人,但也是我们花钱买来的。那可是我哥买的一条纯种非洲猎狗,少说也值万儿八千的。我们也不想问你多要,你就赔个两千块钱,再给狗砌一座坟也就把事情了了。你也知道我们宋家是个大户,虽然有用的人多,但混蛋也不少。如果那些混蛋们给你来个蛮不讲理,到时候恐怕我们也控制不了局面了。你说呢?”  宋云燕老谋深算,以柔克刚,把张步长说得一愣一愣的。  这时,只听李娜说:“既然这样,那就按云燕兄弟说的办吧!”  张步长还想说什么,却被李娜拦住了。张步长不知道宋云鹤和宋云燕的底细,但李娜却深知宋云鹤和宋云燕的厉害。这两个人常常以村支书和村主任的身份横行乡里,无事生非。真把他们惹急了,他们就给你耍无赖,让你整天不得安生。所以李娜忍痛答应了宋云燕的要求,给宋家兄弟赔了两千块钱,又把狗连皮带肉埋了,并给狗砌了一座狗坟。  说来也巧,张步长刚请人把狗的坟砌好,宋云鹏的母亲就死了。副县长的母亲死了,自然是村里的头等大事,也是宋家的头等大事。宋副县长为了官运亨通,福泽绵长,就花重金请了一个颇有名气的阴阳先生给母亲看“阴地”。阴阳先生给副县长的母亲看“阴地”,自然是挖空心思、尽心尽力。但走一处说不行,再走一处还是说不行,走了大半天、选了无数个地方还是说不行,才在埋狗的地方停下了脚步。阴阳先生绕着狗坟转了一个圈儿又转了一个圈儿,终于对宋云鹏说:“可惜呀可惜,这么好个地方却让狗给睡了!”  宋云鹏说:“这有何难,把狗坟迁走不就行了?”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老先生摇头晃脑地说,“迁走狗坟必定会伤地气,还不如不迁。我刚才目测了一下,狗坟并没有葬到正穴上,只占了正穴一点儿边。而正穴是在正挨狗坟的地方,不迁走狗坟完全可以。”  宋云鹏说:“不迁走狗坟怕不好吧?让我母亲和狗躺在一起多不好看!”  阴阳先生说:“不让你迁走狗坟我也是为你们宋家着想呢。干我们这一行的早就有一段秘而不宣顺口溜,人狗同葬别人想都想不到呢!”  “什么顺口溜?你说来我听听。”宋云鹏说。  “那好,我说给你听听。”阴阳先生说:“那段顺口溜是这样说的:‘人狗同葬富贵长,人猪同葬少年亡,人猫同葬常戚戚,人鸟同葬无儿郎。’什么意思呢?就是说……”  宋云鹏摆摆手:“你不用解释了,顺口溜的意思我懂。好,狗坟不迁了,就把我的母亲葬在这里。”  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墓很快就建起来了,副县长的母亲跟狗躺在了一起。当宋云鹏、宋云鹤、宋云燕等宋家的孝子贤孙们对着大墓顶礼膜拜的时候,那条狗也享受到了和副县长的母亲同等的待遇。     共 303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囊肿的检查诊断方式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云南哪里治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