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美食

圣道狂徒 第二百七十九章 杀不杀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4:20

圣道狂徒 第二百七十九章 杀不杀

朔风森冷,杀气如霜。

这一刻,所有人都清晰的感受到了吴赖身上那腾腾杀气,如那奔腾翻涌的大海,似那可怕的巨兽,与将人吞噬。

他却沉默,脸色冰冷异常,仿佛有一头狂兽在无声中愤怒咆哮!

他默默的将背上白江雄的尸身放了下来,看了那苍老不堪,刚刚死去却永远无法恢复生机的脸庞一眼,眸子里掠过一丝痛苦之色,终于开口道,“白叔叔,你看着,孩儿要替你报仇了。”

他的语气甚是平静,仿佛述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然而那凌厉的杀气却如凛冽的寒风。

他要杀了人了。

场中所有人心神一颤,遍体生寒。

姜宏亦是惊惧十分,适才勉强装出来的镇定瞬间土崩瓦解,凄厉叫道,“吴赖,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敢杀我,我姜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世人多爱惜生命,似姜宏这等人更是如此,此刻性命握在吴赖手中,他也只有继续威胁了。

吴赖面寒如霜,冷冷道,“难道我不杀你,你姜家就会放过我?”

他本就和姜家结下死仇,这一次又杀了这么多姜家武士还坏了姜宏的好事,这仇已然是不死不休。

姜宏一时语塞,旋即赶忙道,“不!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来找你和白家的麻烦。”

“你他娘的保证不如放屁,当老子白痴啊!”吴赖岂会信他鬼话,冷笑数声,不屑道,“你觉得我会信你么?”

莫说他不信,场中又有谁会相信,远的不说,适才他被白江雄生擒之时也是这般说辞,结果还不是立马变卦。这等反复小人,吴赖若是信了他的话那才是愚蠢。

“不会的,我发誓……”姜宏却没有一点自知之明,还欲继续说下去,吴赖一声冷喝将之喝断,寒声道,“废话少说,你的狗命老子今天是要定了!”

言罢不再与之废话,右手发力,铁钳般箍住姜宏的咽喉。

姜宏立时呼吸困难,脸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起,神色痛苦至极

圣道狂徒  第二百七十九章 杀不杀

,口中发出呜呜的低鸣声,双足乱舞,还在做催死挣扎。

然而他的挣扎均是徒劳,且越来越无力。

吴赖脸色冰冷,没有丝毫怜悯,继续发力。他之所以没有一下便结果了姜宏的性命,皆因要此贼在极度的痛苦和恐惧中失去,否则也太便宜此贼了。

“小子,快住手,放开大人!”一众姜家武士惊怒无比,将吴赖团团围住,却又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只得狂喝怒骂。

吴赖置若罔闻。

眼见姜宏脸色已经由红变zǐ,龙仲束手无策,只得暴喝道,“小畜生,你若是敢杀我大哥,我发誓将你碎尸万段,还要白慕两家鸡犬不留!”说着命令姜家武士将白慕两家众人围住。

身陷重围,白进夷然不惧,满面愤怒,大叫道,“吴赖,不要管我们,杀了那畜生,替大哥报仇!”

慕卓亦冷哼一声道,“哼,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大不了拼个鱼死破!”

“吴少爷,杀了他,替家主报仇!”白家众人亦齐声发吼道。

吴赖心中本有一丝犹豫,自己曾答应过白江雄要尽全力保全白家,杀了姜宏自己倒是不怕,但白家定是要彻底毁了,还会连累慕家。然而听到众人愤怒的吼声,那一丝犹豫瞬间消失,事已至此,妥协没有任何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念及此,他的目中寒芒盛极,宛若两道剑芒射在姜宏身上,一字一字的道,“死吧!”

此刻姜宏已经面如猪肝,进气多出气少,一对眼珠子凸起犹如死鱼眼,惊恐怒怖的盯着吴赖,骇然之极。

他终于真正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

然而就在这吴赖准备捏碎姜宏的喉咙时,蓦地里一道女子惊呼声远远传来,“吴赖,快住手,不要杀他!”

若是换做任何人,吴赖此刻也绝对不会有本分犹豫,绝对会毫不迟疑的杀了姜宏,然而面对这道惊呼声的主人不行。

赫然是白彤儿的声音!

“彤儿怎么回来了?”吴赖当即一愣,最近两个多月都不见她踪迹,再联想白江雄临终前的交代,她此刻赶回来定然另有深意。于是吴赖暂时收敛杀心,手上的力道松了一分,姜宏这才没有即刻毙命。

他侧目望去,果见白彤儿从府外疾奔进来。两月不见,她清减了许多,面有倦色,风尘仆仆,显然是刚赶回来。

在她身后,还跟着个英挺的青年,面如玉冠,剑眉星目,相貌堂堂,走起路来也是昂首阔步,虎虎生风。当然了这也是好听的说法,换个难听的便是趾高气扬,目空一切,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就在吴赖的目光落在那青年身上的同时,对方的目光也扫了过来,依旧是冷冷的,隐隐有不屑之色。

要是寻常,遇到这种货,吴赖肯定是大大的不爽,不过这种时候,才懒得管他是昂首挺胸还是趾高气扬,都懒得多看那大汉一眼,目光便即紧锁着白彤儿。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当他紧盯着白彤儿时,那青年眼里满是掩不住的愠色。

就在这时,白彤儿和那青年到了阵前,立时便被姜家武士挡住去路。

“让他们进来!”还是龙仲看出了些端倪,命手下让开一条通路,放二人进来。

白彤儿神色焦急,疾步过来,走到吴赖跟前,见他满身是血,浑身是伤,心痛无比,再也忍不住,眼泪稀里哗啦便下来,泣不成声道,“你干什么如此拼命,一点儿也不知道爱惜自己,你要是……”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唯有泪千行。

吴赖那冷冰冰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柔色,言道,“别哭了,我这不是还没死么。”说着神色一黯,悲痛道,“可是白叔叔死了!”

白彤儿这才注意到一旁白江雄的尸体,先是一怔,旋即脸色苍白如纸,颤声道,“大伯,是彤儿来迟了,彤儿有负您的重托!”她虽不是白家人,但白江雄对她照顾有加,心中早已将之当做亲人,此刻悲从中来,忍不住抱住白江雄的尸身失声恸哭。

“小姐,区区一个江城城主死了便死了,何必如此自责,您是金枝玉叶之躯,切莫哭坏了身子。”那青年见状连忙安慰道。

“这他吗哪来的孙子,会不会说人话!”听得如此“安慰”之言,吴赖顿时火冒三丈,双目一寒,瞪了那青年一眼。而且要不是看在白彤儿的面子上,可就不是瞪一眼那么简单了。

那青年却无半点自知之明,冷冷瞥了他一眼,神色甚是不屑。

白彤儿倒是没有注意倒这些,亦没有理会那青年,渐渐止住哭泣,抬起头来,愤恨的瞥了仍被吴赖扣住咽喉的姜宏一眼,然后讲目光落在吴赖身上,柔声道,“吴赖,我知道你想替大伯报仇,可是你不能杀他,至少现在不能。”

“为什么?”吴赖惊愕道。

还不等白彤儿解释,那青年又插嘴,颐指气使道,“小姐说是不能就是不能,你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

“吗的,老子看你是给脸不要脸!”吴赖心情本就十分糟糕,已然忍了他一次,他却还不知趣,当即目光一寒,冷冷道,“这里哪里窜出来的畜生,人说话有他插嘴的份儿么!”

那青年脸色骤变,怒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骂我,你知不知道我是……”

“住口!”不等他话说完,白彤儿便一声冷喝将之喝断,面寒如霜,冷冷道,“常沂,你闹够了没有,还不给我退下!”

莫看她是个女儿身,她这一声冷喝却极有威严,那被叫做常沂的青年虽然桀骜不驯,却也不敢造次,灰溜溜的退到一旁,只是又恶狠狠瞪了吴赖一眼,满是怨愤之色。

对于这种人,吴赖见得多了,根本不放在心上,总不能狗咬你一口你也咬狗一口,那太掉身份了。

这时,白彤儿歉意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继续解释道,“你看看眼下形势,你若是杀了姜宏,后果如何?”

吴赖虎目环视战场一周,但见姜家武士尚有两千之众,实力远在白慕两家之上,若是自己杀了姜宏,不用说双方定是不死不休,后果不言可知。吴赖如何不知这些,只是别无他法,也只有拼个鱼死破,不过听白彤儿的口气似乎已有办法,于是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白彤儿冷冷道,“放了他。”

“什么,放了他!”吴赖震惊不已,这番话若不是从白彤儿口中说出,他几乎要暴跳如雷。

好不容易擒住姜宏,白江雄的大仇立时可报,怎么能放人!

白彤儿向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这才冷冷望着姜宏道,“若放了你,你能否保证再不找白慕两家寻仇,你姜家永不踏入江城半步。”

姜宏眼见事情有转机,毫不迟疑,头如捣蒜道,“没问题,我姜宏发誓,此事就此一笔勾销,我姜家永不回江城。”

他答应的倒是爽快,不过吴赖却是根本不信,冷冷道,“你这种人发誓不如放屁,有用么?”

姜宏脸色微变,自是被言中,事实上他刚才还在想只有脱得身去,定要报今日之耻辱。

白彤儿又怎会不知道他心思,冷笑道,“姜宏,你若是还想出尔反尔,那可就是自寻死路!你看这是什么!”说着手中一晃,却多了一件黄灿灿的事物。

吴赖定睛一看,却见她手中的是块金牌,雕刻着一条黄金蛟龙和一只金凤,乃是龙凤呈祥之图案。在龙凤的下面,却又还有两个金灿灿的古篆大字,只是因金牌面向姜宏,吴赖处于侧面,倒也没看清那两个金字。

“这是什么金牌,好像很值钱的样子。”吴赖也着实吃了一惊。

不想姜宏见了这金牌更是脸色剧变,颤声道,“你……你是……”

白彤儿收起金牌,截断他的话,冷道,“你明白就好。”

姜宏面如死灰,骇然道,“是,我……哦不,小人绝不敢食言而肥。”这一次看他那样子,倒像是真心实意。

这到底是什么金牌,竟能让姜宏惧怕如斯?吴赖更是疑惑,吃惊的盯着白彤儿。

白彤儿却并无要解释的意思,问道,“我可以保证他绝不敢食言,但到底如何处置还是由你决断。”

决断权又回到了吴赖手中。

杀?

不杀?

两难!

淮北治疗卵巢炎费用
盘锦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营口牛皮癣医院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要挂号费吗
汕头天佑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