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法律

妞非在下第142章遁去

发布时间:2020-01-24 21:29:21

妞非在下 第142章 遁去

吴喆进了铁匠王大锤的破屋子。

屋内没有什么像样的陈设,几个简陋的铁制家具,靠窗一个破板床。

翠花就跪坐在这个破床上,扒着窗户望着外面。

这翠花胸脯不小啊,吴喆最先注意到她的身形。应该有d罩杯,顶在窗口下沿好大两团。

不过对于吴喆来说,刚看过、不、刚仔细研究过f罩杯的陆有蓉胸部,这种d罩杯就不够看了,甚至于吸引力尚不如昨晚穆清雅的b罩杯呢。

吴喆闪身进来,并没有令翠花吓一大跳。也许因吴喆是女子,令她升起的防备心不大,也没有惊叫什么的。

“翠花,你好关心这铁匠啊。”吴喆看翠花都没搭理自己,不禁叹了一声:“你爹娘希望你嫁到别个什么人家吧,难道你要违背父母之意?”

看来这个翠花一颗心拴在了王大锤身上,这是自由恋爱的一种典型表现。

吴喆对父母之命什么的亲定婚姻也算不上深仇大恨,毕竟自己没有经历过,只是凭感觉觉得很坑人。但她也明白,在这个时代对平民而言,父母之命才是婚嫁的主旋律。

“你是黄家请来的媒婆?只是好年轻,而且打扮怪怪的。”翠花看了眼吴喆,又继续瞧着窗外:“告诉你,我不会跟了你们黄家公子的。”

“你爹娘让你嫁的是黄家的公子?呃,我自然不是媒婆。你就当我是个多管闲事的吧。”吴喆笑道:“你还真喜欢这个王大锤啊,目不转睛地瞧着这么久了?”

翠花脸孔稍红,还来不及细问吴喆身份,突然惊叫一声:“哎呀!”

吴喆连忙看,只见外面打斗的街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位武师。

新加入的武师年轻许多。好像是姓宋的那位武师的师弟,喊了一声[师兄莫急,我来助你擒贼]就下了场子加入战局。

他是宋武师的师弟,姓孙。玄气等级是五星巅峰,已经频临突破。

这新加入的孙武师与宋武师一起,正在两人夹攻王大锤。

王大锤倒也光棍。面对对方耍赖两人动手的劣行也不呵斥,闷声继续打斗。

三脚来往,场面上一片混战。

宋武师和孙武师都不想受伤,王大锤又擅长外门硬功,而且生性悍勇,一时间仍不落下风。

宗智联等人一边瞧着这边的乱斗,一边留意着吴喆这边破屋的情况。

“哎?那蓝裳紫带的小美妞儿哪里去了?”黄公子浑身乱晃地从茶馆出来,却发现吴喆不见了踪影。

刚才他们恰巧在下楼,没有看到吴喆进入破屋。

“奇了怪了。刚才不就在这边吗?”随同的小厮也四处张望:“哦,少爷,您看不单宋供奉动起手了,连孙供奉也下场了。”

“这个打铁的粗人,还用得着动用我黄家两位供奉?”黄公子觉得奇怪,歪着脑袋瞧着一会儿:“不就是个傻大个嘛!两个供奉竟也拿不下?!”

这话说的颇为大声,宋、孙两位武师顿时脸面上下不来了。

他们两人吃黄家的供奉,居然连个打铁的都拿不下来。有何脸面再混下去?哪怕这铁匠绝不是个简单人物,但眼前师兄弟一起擒人不下却是事实。

年轻的孙武师心中叫苦。他本打算和师兄联手尽快拿下这壮汉。但不想他玄气充沛又是外炼劲功,一时间两人合力也难以毫发无损地擒下来。

虽然说长时间耗下去,这壮汉的硬功自然难以持久,必被两人联手击败。但黄家公子如此开口,不能短时间擒人可就大跌面子了。

“师兄!抄家伙!”孙武师一声轻喝,腰间猛地拉出两柄判官笔。一白一黑。尖端并未开锋,可算正路兵器。

宋武师闻声知意,师出同门也是两柄黑白判官笔。

如此,王大锤立刻陷入颓势,在两位武师面前开始吃亏。

对方手执兵器。四柄判官笔上下翻飞,顿时将他上半身打出十几道红痕。

换做普通人早已皮开肉绽了,能仅仅是红痕,也是他硬功厉害的侥幸。

王大锤渐渐势弱,不知不觉中缓缓靠近铁匠铺。

“哼!宵小之辈猖狂!”王大锤双臂挥舞,猛地在地上拉了一把。

一条铁链噔地被扯起,呼地一声拽散了铁匠铺的主梁。

铁匠铺哗啦啦倒塌,向着王大锤三人的方向砸了过来,一片尘烟飞舞。

坍塌中修炼硬功的王大锤占了莫大便宜,又是粗人一个,根本不怕砸在身上的瓦块蓬泥。

两位武师却狼狈地催起玄气硬抗,保护身上不要太过狼狈。

“莫让他逃了!”宋武师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对方要遁去。

孙武师应和一声,横摆双臂判官笔上前拦阻。

但想的容易,烟尘大起迷人眼,王大锤熟悉铁匠铺的每一寸地方。他在倒塌中抓过几根锻铁柱挥舞拍打,甚至将几块煅石砸了过来,顿时令两人更加近不得身。

他又熟悉地形,在灰尘大起众人都看不清周围时,却闭着眼睛也能摸回屋中。

“翠花!随我去!”王大锤嘭地一声撞开门冲回破屋内,带着一阵烟尘纷扬从床上拉过翠花抱在怀里。

翠花半点也不挣扎,坚决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带上些银两!”吴喆低声喊了一句,伸手在腰间稍做了一点小动作,抛过去一个钱袋。

“谢了!”王大锤这才查觉屋中还有一个女子,仓促间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刚来的翠花好友,立刻接住钱袋道了谢,身形却往另一侧墙上猛撞。

嘭地一声巨响,王大锤用肩膀撞碎了屋子的一侧泥墙,抱着翠花飞速纵跃逃离。

“咳咳,也不知道小点动静。”吴喆拍打着灰尘,在塌了一边的破屋内呆了好久不肯出去。

外面烟尘更大,扈云伤、穆清雅却顶着飞灰冲了过来,生怕屋内的吴喆有危险。

宋、孙两位武师早已沿着王大锤逃离的方向追下去了。

宗智联则同样紧追而去。

吴喆拍打着灰尘,与扈云伤、穆清雅退开铁匠铺范畴。

邻里街坊看热闹的也躲得远远的,土尘滚滚,这一片街口算是遭殃了。

“嘿!原来你在这里!”黄公子一眼瞥见了吴喆,哇哈哈笑着一步三晃地过来:“小美妞儿,你叫啥名字啊?”

“……”吴喆不认识他,撇撇嘴不理会。

“小妞儿!咱们黄公子看上你,是你三生修来的福分!”小厮一副给你脸不要脸就差用银子砸你脸的态度,挑着大拇指对吴喆叫道。

等等,黄家的公子吗?吴喆猛地想到一点,停下拍打灰尘的动作,问道:“[黄布扈兵长孙食,林木魏舟司马车]的黄家的公子吗?”

“没错,正是我们公子!”小厮一脸洋洋得意地抢先答道。

“你是翠花要嫁的黄公子?”吴喆眼珠一转,顿时笑靥如花:“这话怎么说的,原来是黄公子呀……”

(今日月下小羊很勤快,并希望自己能保持这个月每天5000字更新。求打赏!求推荐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武汉飞秒哪个医院好
北京股骨头医院专家
贵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北京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玉林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