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平信息港 > 游戏

神医马烂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6:58

“心诚则灵!”白大褂郎中将一包草药拍在桌子上,冲着一个老年妇女说,“回家告诉你老头,按时服药,不要胡思乱想。所谓心诚则灵,排除杂念,才能药到病除!”  老妪掏出一把皱巴巴的零钱,数来数去,总算凑足了药费,恭恭敬敬交给白褂子郎中,嘴里念叨一句:“谢谢神医。”然后拿起草药,佝偻着腰走出门去。  此“神医”姓马,白发银须,鸠形鹄面,已过花甲之年,是东方小镇上有名的赤脚医生。因为他用药独特,只要流感一起,处方里必有板蓝根,尤其是非典时期,他足足卖出了一骡车板蓝根,所以人们背地里都叫他“马烂根”。至于他的真名,人们倒是淡忘了。  马烂根行医有一个原则,两个口号,三个法宝。  何为一个原则?马烂根坚持“吃不好,也吃不坏”的原则。在他的药方里,使用频率较高的,都是温和的中草药。即使治不好病,也不致于吃坏身体。他信奉古药书上的经典成方,千年验证,可保万无一失。  何为两个口号?马烂根善于投机取巧,往往根据不同的病情,偷偷地往中草药里掺西药粉末。比如有人发烧感冒,他就掺一些扑热息痛;如果是糖尿病,他就掺点降糖药。这样一来,短期疗效非常显著,由此博得了“神医”美誉。可是,时间一长,患者病情一旦反复,难免产生质疑。马烂根便喊出个口号——“心诚则灵!”病好了,是心诚。病不好,则是心不诚。反正与神医无关。  老实巴交的人,容易安抚,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如果遇见脾气暴烈,非要讨个说法的,马烂根先以“和谐”敷衍,假若无效,便把脸一抹,变身恶煞,大吼第二个口号——“我儿子是警察!”这一吼掷地有声,分量十足,堪比狼犬护驾,谁敢造次?就算是泼皮刁民,也会抱头鼠窜。  何为三个法宝?众所周知,马烂根是赤脚医生,既无医师资格,也无行医执照。他之所以能在小镇从容行医,无人检查,无人过问,完全归功于个法宝——“送礼”。马烂根通过关系,年年给镇长上贡,就像清明节给老祖宗烧纸钱一样,还不忘了给小鬼们打点打点。大树底下好乘凉,财源滚滚不担忧。镇长走马灯似的换了几个,而马烂根却是风雨不动安如山。  小镇上有一家正规医院,设备先进,医术高明。然而,马烂根的街坊四邻却少有人去医院。有个头疼闹热的,全都投奔“神医”来。原因其实并不复杂。听说哪家有人生病,马烂根就搬来第二个法宝——“吓唬”。正襟危坐,义正言辞。看病,千万别走大医院的邪路!看一个小病,让你倾家荡产,信不?保管你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信不?结果,街坊四邻都信了。  马烂根祖上世代贫农,到了他这辈,终于咸鱼翻身。他穿着朴素,提倡艰苦奋斗,给人一种淳朴厚道的印象。很少有人知道,马烂根有一个儿子,两个老婆,三个身份证,四套房产。这一些辉煌的背后,全都得益于第三个法宝——“敛财”。马烂根乐于敛财,精于敛财。的乐趣就是数钱,一直数到手抽筋。他从不钻研业务,只想变换花样,榨干小镇患者的血汗钱。  忙乎了一天,关门休息。马烂根打开抽屉,左手搂起钱,右手拇指在嘴唇上沾了点唾沫,开始兴高采烈地数钱。数着数着,肚子咕咕叫。他揣好钱,一步三摇,来到小酒馆。  马烂根翻了翻菜谱,发现烧鸡大降价,于是点了一只,又要了一盘花生米,一壶老酒。这时,从店外走进一对年轻人。小伙子也发现烧鸡便宜,便询问身边的女孩儿。女孩儿连连摇头,说:“不吃鸡!你还不知道?现在又出禽流感了。H7N9,新病毒。网上说,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  马烂根正啃着鸡爪子,听到这句话,大惊失色,感觉胃里极不舒服,好像鸡爪子在里面乱挠。他连忙端起酒盅,狠狠喝下一口酒。眼珠一转,喜上眉梢。禽流感?非典!非典?禽流感!哈哈,发财的机会又到了!  第二天,马烂根把陈年的板蓝根翻了出来,加上芦根、连翘、白茅根,清仓打包,百元一份。然后在诊所前立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预防禽流感,神奇药。数量有限,欲购从速。  一时间,人们蜂拥抢购,硬是把诊所的门给挤掉了。有的人干脆坐在窗台上,往里面递钱取药。马烂根忙得不亦乐乎。这一壮观的场面,一直持续到黄昏。  马烂根的桌子上只剩下一包药,面前也只剩一个购药者。还是那个感谢“神医”的老年妇女。她翻遍了口袋,只拿出八十块钱,可怜巴巴地说:“神医,我就这么一点钱了。求求你,把药卖给我吧。”  马烂根翻了翻白眼,真想轰走这个穷酸的老太婆。但转念一想:这包药的成本不过两块钱,反正这时候也没别人买了。不如卖给她算了。早点关门,回家喝酒。  “谁让我是菩萨心肠,你又赶上了和谐社会。”马烂根装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好吧,卖给你了。”  就在他准备接过钱的时候,一个年轻姑娘跑了进来。马烂根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镇长家的保姆。就在中午,她白白拿走了十包药。  “药已经给你了,怎么又回来了?”  保姆气喘吁吁地说:“镇长夫人说,还要给她家的狗买一包。”  马烂根嬉皮笑脸地说:“那是,那是。应该的,必须的。”随手把药塞给来了保姆。  “神医,你答应把药卖给我的。”老年妇女捏着钱的手,悬在半空,一个劲地颤抖着。  “你懂什么?”马烂根虎着脸,以教训的口气说,“那是镇长家的狗,比人金贵!如果狗死了,镇长就会伤心;镇长一伤心,就不能上班。不上班,就不能接待上级;不接待上级,就不能喝茅台酒。不喝茅台酒,怎么为人民服务?”  老年妇女哑口无言,黯然离去。马烂根关上门,又开始数钱。数着数着,突然咳嗽起来,一抹脑门,烫手!  “坏了。是不是禽流感?”马烂根吓得魂飞天外,“不行,我得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揣上一沓钱,脚蹬风火轮,直奔镇医院而去。 共 218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阳痿要接受那些检查
黑龙江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